2008年11月21日星期五

碎语

周末了,很高兴地上完课,回家。到了家门口,突然想起没有带家门钥匙,郁闷。立刻给老爸打电话,在去往他们公司的路上碰到,拿钥匙,再次回家。还好很近,要不我就抓狂了。
嗯,对了,今天回来还没带公交卡,没带很多东西。

这是个挺混乱的一周。记得上海某高校的几位女生遭遇火灾跳楼身亡之后,学校里就大面积贴上了各种消防通告和各种检查通告。屋子里之前被端走过一个电水壶,这次是端走了我们的一口锅;没错,就一个不锈钢的锅,端走的理由是“你们的锅太像电火锅了”。没错,这就是一个电火锅,可惜你们没找到电火锅底座,所以这不是电火锅。
就因为这事儿,差点儿跟学校那个傻逼校园管理公司的人打起来。
我看见 D2o 那儿也提起这事儿了,觉得很傻逼;一个全是二十来岁成年人的学校里,非要用尽各种手段阻止危险的发生,你说这是因为现在学生很低能吗?
不能说太对死者不敬的话;但是我很佩服死的这几位,她们给大学生们上了一课。

回到家里上网才感觉到,现在网通(联通)的网络速度真不是一般的慢,我现在家里用的是普通 512 kbps ADSL,打开任何网页都会先卡上两三秒,然后才缓慢地打开;不过下载东西倒是能达到极速。现在这个德行,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要封杀 P2P。

前几天收藏了一篇文章,今儿才想起来读一读;文章在这里,《穷人的咸菜》。
其实就是一篇写吃食的文章,但是读起来很是清新且亲切。小时候确实很是喜欢喝粥就咸菜,现在也是如此。冬天一碗暖暖的米粥配上一小碟腌咸菜,有滋有味,喝得心满意足。现在没有以前那么容易伺候,更喜欢各式八宝菜,而不是限于小时喜欢的咸菜丝、腌黄瓜或者萝卜条了。
文章最后还提到现在“吃麦当劳长大”的一代。现在我们这一代八零后不管是不是骄傲的、自负的,都或多或少地体验了一些,而当今的一些九零后确实让人有些发指,听同学说到他在向大一新生宿舍发社团宣传单时,居然有人一句“滚出去”就让他慌了手脚。感叹某些九零后的放纵、无礼之时,也不得不让我想起认识的一些九零后,还得感叹一句,这人跟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几周前,几位初中同学就商量着准备在本月月底附近来次聚会。大家都是好久没见了。
听黑熊跟我说,初中班主任郝老大居然在收拾东西时翻出了我几年前初中市级三好生的证书,这真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两个月前去奶奶家时我还发现奶奶她老人家把我小学时一个什么优秀奖章当作洗手池下水口的篦子用了,看起来真是合适。
得了,到此为止,我这小半辈子的荣誉都在这儿了。明儿拿到那张证书我可得好好保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