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24日星期五

化学版《青花瓷》


白色絮状的沉淀 跃然试管底
铜离子遇氢氧根 再也不分离
当溶液呈金黄色 因为碘酸钾
浅绿色二假亚铁把人迷

电石偷偷去游泳 生成乙炔气
点燃后变乙炔焰 高温几千几
逸散那二氧化碳
石灰水点缀白色沉底

苯遇高锰酸钾 变色不容易
甲苯上加硝基 小心TNT
在苯中的碘分子紫色多美丽
就为萃取埋下了伏笔

电解池电解质 通电阴阳极
化合价有高低 电子来转移
精练了铜铁锌锰镍铬铝银锡
留下阳极泥

稀释那浓硫酸 浓酸入水里
沿器壁慢慢倒 搅拌手不离
浓酸沾皮肤立即大量水冲洗
涂抹上碳酸氢钠救急

甘油滋润皮肤 光滑又细腻
熟石灰入土地 酸碱度适宜
看酸红碱紫的试纸多么美丽
你眼带笑意
这位化学老师太有才了。
比起之前看过的恶搞版《青花瓷》,这个化学版本不光是韵脚完美,还很有教育意义,让我想起了好多高中化学知识。
向这位老师致敬。

2009年7月22日星期三

Old soldiers never die, they just fade away

今天回家,顺便看到了一个很戏剧性的场面。我们的众网友热爱的微博客们都怎么样了呢?

叽歪:jiwai.de

嘀咕:digu.com

饭否:fanfou.com / 推特:twitter.com / 非死不可:facebook.com / …… / …… / ……

当然,饭否工作人员们暑假的开始早已是七月初的事儿了。

所以,我去Jaiku了,谁也别理我。
如果说翻柏林墙会被枪毙,我希望翻**墙不会。
大家翻墙愉快。

Update:
另外补充一句,这回我之前的域名 marcher.com.cn 是真的过期了。之前存在的子域,现在大多转移到了现在的 thisischen.com 之下。
现在域名正处于待删除阶段,请各位不要再访问了,因为现在的停放页面貌似不太安全,还有大量的弹出窗口。鄙视某注册商。

2009年7月17日星期五

大雨转小雨


这就是今天的天气预报。倒感觉是中雨已经下了整整一夜。
我喜欢下雨的天气。
准备出发,去实验室。

2009年7月14日星期二

assembler,眷顾我吧!

刚刚回家的路上用手机随便写了些东西,可是Blogger抽风,我写的东西根本就没贴上来。

暑假算是10号开始放的,而我还住在学校,准备电子竞赛的东西。说起来感觉还是挺没面子的,别人都开始采购芯片、元件,我所在的小组还在边读边写着汇编,而我们选的题目“简易逻辑分析仪”中要做的这个仪器我根本就没用过更没见过,也不知道它的工作原理和功能。
头一次做这种东西,只得找了些零散的功能模块源代码,一点一点地读,再重新改写。
还好,到现在为止,整个题目的要求算是彻底搞清,而距离deadline还有五天,马上就要第一轮的审核了。

到了家,发现家里没有水——其实是水压极低,水龙头根本就没个龙头的样子。
打开电脑,准备把示例代码打印出来读,墨盒却出了问题,每行只有一半,用了各种方法无果。

好吧,我也不期待上天怎么眷顾了,只要assembler能眷顾一下我们组就好。是吧,组长?

2009年7月8日星期三

搬家

家这东西已经成了太宽泛的概念。
大三结束了,终于得以从房山回到海淀校区。看着身边书架、桌子、衣柜里的东西,搬家的时候到了。

她送我的小枕头还静静地躺在衣柜里,还有浓浓的桔皮味。那些日子自有了桔皮味在枕边陪伴,真的就没有再头疼过。
几天前和朋友聊天时发现,已经和前女友分手了一年半。
一年半来,基本没有再动过谈恋爱的念头,随便和位女生出去吃个饭都能被别人关注。这感觉,不好受。
这些日子以来,全然不知自己做过了什么。没有什么能让自己记住的事情。
和老朋友联络的次数越来越少,好像自己消失了一般。不知道大家过得是不是顺利。也不愿再和网上认识的朋友多说话,懒得回复blog里的留言。
就在昨天做课设时,老师听到我的名字时,第一句话是,“马晨,你就是比较懒。”我倒是感觉,我都快进展到厌世了。

良乡也将成为过去时,下次再来可能也就是毕业的时候了。
在良乡最后的几天都是呆在实验室里。之前和朋友闲侃,每次都是毕业了就能赶上母校里一通硬件升级,装修、装空调、修操场、建实验室。这回,离开大学这个校区之前,学校新盖了一栋实验楼。

不需要什么留念,该记住的都会深深记住,否则总会忘掉。
如果有人看了我说的这些话,还想给我介绍女友,那算了,我真心感谢你,我不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