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8日星期三

火大了

上火了,感觉舌头前所未有地疼,舌头根好像有点儿僵硬,吃饭时就连舔个嘴唇都疼,据我感觉,这大概是一场暴风骤雨般上火症状的前兆,所以我要开始玩儿命喝水了。我不是个得病爱吃药的主儿。
爷爷之前也在家里随时会以自己一辈子未去医院看病为由来崇尚健康。不过他老人家几年前还是未能打败小肠串气(专业点儿,国际疝气/国内疝气)这个病症,有生以来第一回住了院,开了刀。另外他还是一个崇尚生活在于不动的人,一天到晚在家里读报看电视,白天倦了就倒在床上来一觉,晚上到时候继续睡;用奶奶的话戏谑一下就是,吃了睡、睡了吃。不过除了年老导致腿疼而外,目前爷爷身体健康得很。

还记得之前看过国外一篇科学报道,大意是感冒药反而会加重感冒症状。这简直就是我的心里话,因为前些年每次感冒高发期,妈妈都会让我提前喝上几包感冒冲剂预防,而后我便是长达几周的感冒,甚至伴随身上的难忍疼痛。
好吧,几年来我干脆跟感冒对着干,不吃药不打针,这辈子更没输过液,爱怎么病怎么病,等待自然好。就想睡觉自然醒一样,自然的绝对是最好的;别说我这是谬论,谢谢。

今天和本学期第一次把盘中餐吃得干干净净的 D2o 同学一起去图书馆借来了我梦寐以求的《〈道德经〉活学活用》和 1998 年版的外研社《道德经/Tao Te Ching》汉英对照本。说是梦寐以求,其实就是一觉醒来在脑海中浮现的书目而已,以前总想看,却没有一次提起兴趣。虽然我对哲学很不感冒,但还是对一些古籍充满兴趣的。行了,我不再提感冒这事儿了。

已经有同学迫不及忍地询问某同学的事情了,各位不要急,周末见分晓。希望到时我能把火降下来,以便享用美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