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29日星期二

志愿者的苦衷

本文转载自校内网一位同学的日志,应她的要求不予透露姓名。

作者作为一位奥运志愿者在机场服务期间遇到的问题和遭遇写在文中,痛苦与无奈或多或少融入其中。

在此感谢文章作者允许我作转载。希望更多的人看到志愿者的情况,理解他们的工作,体会他们的艰辛。

志愿者做了二十多天,出了不少烦心事。从一开始通知的混乱,到不合理的轮岗,对周围完全陌生环境的不适应,不同学校间的明争暗斗,某些机场工作人员的不友善,某些乘客的恶意刁难,最为突出的管理低效无能。我就算还对奥运有那一丁一点的热爱也全都耗光了。

按照我们现在的制度,每次上岗时间是十二小时,而加上我从家里坐车到学校再从学校被拉到机场的时间,以及下班后反向重复一遍的时间,至少要搭上十五小时。如 果我再按照正常状态(不算这一天站立六小时需要补充的体力)睡上八小时——OK,这一天就算报销了。照理来说一个人一天的工作时间不应超过八小时,我们好 运北京那会儿也是八小时一班岗,每天轮三岗,不知为什么这次会变成这样——是不是他们觉得我们真正在岗上的时间只有六个小时,所以这种安排是完全合理的? 那你倒是想一想,一个岗只有两个人互相轮,而在岗的那个人必须一直站着不能休息——说实话我体力真不怎么样,你招志愿者的时候可没说干的基本是纯体力活, 也没检查体育素质——所以轮岗时间最多不超过两小时。而在乱七八糟人声嗡嗡的休息室里,我能干什么?尤其是当我的身上同时压着.Net开发和GRE考试两 座大山的时候,这种被迫浪费时间的无力感和焦急感尤其强烈。我倒是把书拿去看过,可是很遗憾,我不是伟大的毛主席,我不可能在闹市中安然看书不受任何影响 ——何况T3-E的休息室里连个桌子都没有。再加上不知道哪个“天才”想出的排班方法,除了在岗上替我站的同学以外,我一个人都不认识——那就自己呆着 吧,好歹我还有小P不是?可是这种不能自由支配的时间你认为它算休闲时间?应该算“被工作耽误的个人时间”才对吧?至于白班过后直接睡到第二天上夜班,上 完夜班又直接睡掉一整天,最后一天休息日想出门结果由于睡眠不足身体虚弱刚出去就中暑头痛直接打道回府——好吧我知道这是我身体弱怪不了别人,对吧?

最让我哭笑不得的是,之前站的那个岗,一个岗上占了足足的五个人——三个迎送的、一个媒体的和一个赞助商的。而事实上这五个人完全没有经过任何培 训,刚来的 时候知道的东西不会比任何一个普通乘客多。要说负责媒体岗传媒大学的同学倒还有点专业相关素质,不过很遗憾,那个岗通常是由北航替的。传媒人不够,没办 法。名义上我们是奥运志愿者,实际上呢?我们每天答得最多的问题是——国航国内航班的值机柜台在哪?答案是J岛。然后你还得跟他纠结半天你说的是英文字母 J而不是北京话的“这”(发音zhei)。这还是我总结精炼出来的,同样一个问题问法是千奇百怪什么都有,最强悍的一位是这样——“国航柜台在哪?”“您 是国际的还是国内的?”“我问的是国航!什么国际国内的!?”……实际上我们能回答的一切问题都是在机场“国际/国内出发指南”上写得清清楚楚的,只要他 在航站楼里看了标示,或随手拿本指南翻一翻就什么都明白了——我们知道的所有东西都是自己主动去看的,指南上没写的我们是一概不知也完全不可能知道。那天 还有个机场工作人员拉住我问“美国跆拳道队是不是今天到?”我告诉她:“您还知道他们要来呢,我们连他们要来都不知道!”她还让我帮她要签名……别逗了。 事实就是这样,奥组委什么都没告诉过我们,机场也什么都没告诉我们,可是乘客就认为我们什么都应该知道——这几天我就一个感觉,到哪都不是人。某几段经典 对话如下:

“这机场哪有卖CD的?”
“这……”(我拿起机场商业指南想给他翻一下,发现貌似上面没有)
“您可以去那边问讯台问一下,或者拿这个指南看一下也行……”
“合着你们什么都不知道啊?那不废物吗?”(后面这句声音比较小,但隔着两米我还是听见了)

某人兴致勃勃地走过来。
“志愿者吧?”
“对。”
“坐车不要钱吧?”
对,就是不要钱,你有意见?有意见找政府去。

某天晚上,某机场工作人员皱着眉瞪着我们走过来。
“怎么还站这儿啊?站这儿这么多人有用吗?”
边走边说的,没等你说话就走远了。
是,站这儿没用,有本事你跟奥组委反应去,能让他们把这撤了我佩服你。

在食堂。志愿者和机场工作人员一起吃,是类似于自助餐形式,自己取菜最后结账。志愿者用饭票,固定上限,一般吃不完。
某志愿者先拿了一盘菜,后来又放回去,他后面有机场员工想拿这盘菜时,食堂的人说话了:
“嗳等会儿!那是给志愿者盛的,我给你多加点。”
……

机场快轨刚通车的那天,经理告诉我们可以凭证免费坐,于是我去坐了,机场的工作人员也二话没说刷卡让我进去了。但是三元桥不让我出站。
一人拿一张纸和我的证反复比对:“这标志不对呀?”
另一人说:“你这证不能坐,你看好了,证上要有这三个标志才能坐!”
我:“可是机场那边就让我进来了呀?”
“你们机场尽捣乱,什么人都往里放!”
“那我是不是要补票?”25块钱呢。
“算了算了,今天先让你出去,以后记着啊,这证不能坐。”
是,不好意思,我跟您捣乱了。
过两天又说,我们这证可以坐,之前是消息还没传达到位。
……哦,这样啊。

至 于某些学校之间的争执,有些也是没办法。别人提供的资源本来就有限,谁希望自己的人吃亏呢?但某些管理人员的偏见就实在是有人品问题之嫌了。我们还算好, 毕竟北航算是好学校,别人还对我们客气点。传媒的同学告诉我,管她们的人上来就说“我就讨厌你们这帮传媒的”,然后就是数落编排,她们据理力争,就算是北 航那不也有擅自脱岗的、也有不守纪律的?那人就一句“那是个别现象!”这可好,只要她们一有人做错了什么那家伙就来劲,“我就说你们传媒的@# ¥%&……”。对这种人你还能说什么?我甚至觉得他压根是故意要挑起学校间的矛盾。

这一天天下来,各种各样的问题弊病层出不穷,有人问我,你们干嘛不向上层反映?——你当没反映过?我们中不少人是从好运北京干起来的,他们那会儿就是这样——
领导来视察,问问:“工作上有什么不方便吗?”
“也没什么,就是……(多半是没地方喝水或不能坐下休息之类的)”
“这有什么,理所当然的嘛,”转头对后面执行人员说,“回头把这问题解决一下。”
“好的好的,马上解决。”你就等着吧,过一会儿刚才那执行人员就会回来:
“告诉你们,这问题没法解决,以后也不用提了。”

就这么一回事。

还有传得沸沸扬扬的志愿者补贴的事。具体钱数就不说了,多离谱的都有。事实是,我至今一分钱都没拿到。不管是奥组委给了学校机场扣了还是奥组委压根就没给,总之其实就一句话,志愿者本来就不该拿钱,一分钱都不该拿。奥组委给钱也应该给机场,那是志愿者的食宿费。你 要说志愿者就是纯志愿,连食宿费都不该要,应该自己出——我们是志愿,不是搞慈善好不好。会出现这种问题主要是中国的志愿服务太不完善,管理方不会管,社 会也根本不理解。很多人觉得志愿者肯定有什么好处,要不我们图什么?正经来说做志愿者是为了获得一些平时难以接触的体验,增进对这个世界和社会的了解,丰 富自己的人生,绝不是什么做好事、自我牺牲或利益驱使。只不过这种理念对中国现在的社会文化来说太难以理解。普通大众不理解,好点的当 你是热情奉献的雷锋,不好的当你们别有所图装模作样;上层管理也不理解,不过是以往奥运会有这么个惯例,所以人云亦云,自己也非得整出成千上万的显示一下 咱天朝上国的精神风貌;连志愿者自己也不理解,我就听见有人跟我说:“我们天天这么辛苦,给点钱怎么了?”……

不过你别说,我还真是别有所图。都知道我想去美国吧。要知道美国大学就喜欢两种人——热爱体育的、热爱社会活动的。如果我既喜欢体育又喜欢社会活动,还自认为十分优秀,那我为什么没当上奥运会志愿者?鉴于以我的智慧想不出一个体面的解释,所以我报名当志愿者了。

别的地方怎样我不知道,别的人怎么想我也不知道。奥运会,北京欢迎你,我是没什么力气欢迎你了。哪凉快哪呆着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