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5日星期二

细说过年

过年就是一次综合的身体素质测试。
这是俺在饭否说的一句话。想想就是这样,过节了,想起来一定是更忙了。这一年来没有见面的亲戚都会聚在一起,说东道西、侃天侃地。而我们也就不免了四处奔走,到处吃喝。
说起过年,对于以前的年,大家都是借着喜庆,把过去一年里没有享受到的油水补上一补;到了现在,那就向平日被油水浸泡着的胃里再补上些油水,这要是没个好胃口,吃得昏天黑地,一准儿得跑肚拉稀,重则卧床不起。大过年的,那可就丧了。
吃之前肯定得东奔西走,串亲戚是个烦人的事儿。其实对于我来说,亲戚不多,而且我家爷爷奶奶也就是亲戚当中年纪最大的了,一般都是人家来看他们二老,少了不少奔波。给家里购置些年货,这就是一番折腾。这个时候,甭管超市菜市,那家伙,都是人山人海,热闹非凡。没个耐心法儿,真是逛不了这个节日的市场;反正我是平常时候看见人山人海心里就发怵。尤其是收银台,这要是一等,何时才是个头儿啊;这想给人家钱都得排队伺候着。
最恐怖的就是三十儿那个晚上,一家人在一起,该打牌的打牌,其他人胡侃神聊,要不就看电视。可是正如大家所见,这电视节目和过节完全同步,咱过节,好节目也都过节去了。什么节目热闹啊,也就是那个细细体味联欢晚会。别的台的就甭提了,一般都是十分平淡,不平淡的某电视台晚会,板儿逼有那堆超级女僧和快乐男僧参加,恶心了点儿,反正我是受不了。(画外音:让我再多刷一会儿吧。-_-|||)
过年还就是煎熬,还有什么煎熬,我是暂时想不到了……等遇到了再写出来。只要顺利渡过这些难关,这年过得就是好的。
最后,祝大家新春快乐,鼠年交好运!

最后的最后,就是博客的老大萌萌同学正在归途上,预计明天就可以到家了。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