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5日星期日

上大学还是进集中营?

文章标题引用了Blogger“郭凯经济笔记”中一篇Blog的题目。文中提到了前些时间中国教育部的一条“建议”:教育部原则禁止高校学生校外租房。一个挺可笑的“建议”。
大学生中的大部分人是超过18岁的中国公民,他们可以投票,他们可以参军(也就是合法的使用武器),他们犯了罪要自己为自己负责,换句话说他们中的大部分是已经可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的成年人,为什么要教育部的官员来决定他们住在哪里?
- 摘自Blog“郭凯经济笔记”
教育部更是美其名曰:“便于管理”,就像那篇Blog作者说的,校方保留着学生的个人信息、联系方式,为什么还要如此限制?
……如果教育部把学生关在学校里的目的是给自己省事,那么请让我说一句:老百姓交税交学费养你们不是让你们省事的。
如果我们教育官员是因为意识到如果不在物理上把已经成年的大学生关在校园里,就没法阻止这些学生学坏的话,那么我真的替教育部害躁。难道我们的教育体系真的就无能到,把一个学生从小学到高中教育了12年之后,还必须像管小孩管着我们的大学生才行吗?这不是对我们的基础教育的天大讽刺吗?我们到底教会一个高中生什么了?
- 摘自Blog“郭凯经济笔记”
这么一说又想起了中国万恶的教育制度,有这么一个中国性教育现状调查,得出的结论是:没人告诉我“性”是什么
而据我对身边朋友的了解,他们之中在初中、高中这段时间,上过“性教育课”的几乎没有,从没有上过“性教育课”的大有人在,我就是这种情况。
想想看中国的孩子没有了“性教育课”这个正规获得性知识的途径,还有什么其他方式获得知识?
这里有一篇中国青少年研究网的调查报告,其中给出了某地区大学生获得性知识的几种途径:
排第一位的是媒体(包括电台、网络、报刊),第二位是教育书籍,第三位的是朋友或同学,第四位的是色情书刊或光盘,第五位的是父母,第六位的是老师
这项调查的结果好像与我想象得不大一样,但是前四位基本符合现实状况,从父母那里获得性知识的情况真是少之又少,从第一个调查中从父母那里获得性知识2%的成功率就可得知。老师可能会好一些。
更有网络上的调查显示,“性知识”的获取方法是“自己摸索”。
由此而引发的社会上的犯罪案件也是接连不断,真不知教育部没事想出诸如“禁止租房”这种的龟腚干什么用。不如花大力气改革一下现在学生中贫乏的性知识,当初是谁提出的“学生要全面发展”?
再引用一句“郭凯经济笔记”里的话:
好了,大学不是集中营,请教育部别再搞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