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19日星期四

客座博客文章:午夜短叙

客座博客作者:乐佛

谨以本文献给后两排说话的男同学。(主要包括:上什么课不带什么书的、名字与猫粮品牌相似的、喜爱赵本山及 Hot Dog 的、上课自言自语并极端 Be Show 的、篮球技术高超但海拔却只有 1 米 86,哦不!是 1 米 68 的、和极端热爱电影及军事的六个人)
(请不要胡乱对号入座,后果自负。)

本文之内容只供内部人员私下传阅,其他闲杂人等读到了也未必懂。未经作者本人允许(大家好!我是xxx,xxx就是我,我就是xxx),私自公开者……我还得谢谢您帮我提高知名度哪!(作献媚及得了便宜卖乖的小市民状)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这不是写作的原因。(用粤剧唱腔读出来)
有时会很厌烦各式各样的音乐,因为无论是什么类型,总给我同一种感觉:本来一两百字的内容却偏偏要用四五分钟的时间押着韵唱出来。然后拿奖出专辑再出专辑再拿奖时不时参加一些活动,最后宣布退出再复出之后再退出后来又复出。死的时候留下一句话:小样,人记住了,歌没记住。(前面 Rap 最后东北腔)
其中甚讨厌周杰伦。众口一词的才子,令全亚洲人民知晓的家伙,唱着一些含混不清的歌,听久了跟没听一样,出了四张专辑外加一张 EP 可曲风从来没变过,令 R&B 的普及程度在台湾又上升了一个层次。时不时还借自己的歌给中国功夫招一招魂。(这一段用 Jay 周氏 Rap 读出来)
说实在,我也是俗人一个,因为他仅有的几张专辑我都买了,还都是正版的。可是对他的喜爱或是关注程度却越来越少。刚开始的时候还挺新鲜好玩,然后是好爽好爽,接下来是一般一般,最后就是“怎么还这样啊,就不能整点儿别的?”媒体对他的溢美之词也没完没了。还有就是同行们对他也是从嫉妒转为喜爱。因为他给她们写歌了。可是说实在的,他给陈冠希写的《半张车票》和给潘玮柏写的《站在你这边》实在是令人听了有如没听一样。而那些诸如《蜗牛》和《世界末日》的歌也是由他那张含混又结巴的嘴唱出来才给人留下点儿印象。
还有一些不知所谓的“e 时代少年”以能唱他的含混歌为荣。我说得了吧!随便从治口吃的医院或者治疗先天口齿不清的诊所里择出来一个都能比周杰伦还周杰伦。学什么不好,非得学口吃。小样,别以为口齿了我就认不出你了。(用东北口音念出来)
后来发现自己对文字也很厌恶,先是鲁迅,那也叫白话文?什么“我想他大概的确死了”或者“我们家门前有两棵树,一棵是枣树,另一棵也是枣树”。谁要是这样对人说话,二话不说,立马送青山(香港著名精神病院)关上个十年八年。好嘛,这比“给我一根猴皮筋,我打碎你们家玻璃”还严重。(作疯癫状)
接下来是王朔,你骂人就骂人呗,还加什么情节啊!我翻看那些个王朔文集时就在书扉上看见四个墨黑的大字“粗口字典”。冯小刚导演说的好:“你以为你的书全国印了几百万册就怎么样了,毛主席的语录还人手三本呢!不必你多!”听说这两年以来,这位著名的中国文痞一直在美国养伤。上是从哪里来的呢?估计是写文革时造反派的武斗写得太激烈了,把身在文字之外的自己也给弄伤了。(作幸灾乐祸状)
然后是莫言、毕淑敏之类从名字上就给人一种暧昧感觉的作家。你们可是中国文坛的中坚力量啊!你们的小说本来也挺好,可为嘛非叫那名呢——《丰乳肥臀》、《拯救乳房》,本来一点也不那个,结果令人不得不联想到那个上,买了之后还得大呼上当。(作懊悔状)
最后是所谓的“80 后”。对,有韩寒、郭敬明等等。先说韩寒,什么天才作家,不过是一个早熟的自恋狂,有事没事还喜欢耍耍酷。他本人还没《三重门》里男主角好呢!至少人家还没五科不及格呀!郭敬明,《幻城》是你写的?就冲这就得批你。那叫嘛呀!啊?皇叔至上、理想国度、大国王子拯救小国公主,共渡难关,最后永结伉俪。这个,好像安徒生写过了。什么,细节描写?得了吧!说句不好听的,那些个写色情小书的地下作者,他们细节描写的功力不比你强?人家就是靠那个吃饭的。后来又某人向我推荐春树,可我刚一听名就知道他也好不到哪去。你自己念念你自己的名。奇怪不奇怪,“村上”两字哪去了,你就不能叫那个什么夏果、秋叶、冬木什么的。这纯粹是误导读者嘛。拿在手里想:嗯,《挪威的森林》写得真不错,回家一瞧,噢不是他呀!我还以为是印刷厂的人赶着回家吃饭忘了印“村上”两字了呢!不行,明天赶紧回去换换。其实也有一个“80 后”给我留下了点儿很深的印象(这句话跟鲁迅学的),那就是今年 14 岁半的早熟少女董方舟。十二岁写的那本《正在发育》虽然没有买过,但在《中学生》之类的刊物上读过,甚是好玩。后来又发现在《新京报》上有一版留给枪手的版面上每天都会有她的专栏。5 月 14 日那天他写贞女的故事。她说她们班上有一个贞节烈女,很是看重异性与她之间的距离。某日对着恰好与她迎面爬楼梯的男同学说:“请你不要再与我纠缠不休了!”说的那位本来根本没跟她说过话的男同学反倒想跟她纠缠不休了。最后,方舟得出一个结论:风骚的女人未必懂得贞节,但懂得贞节的女人一定知道风骚。(用稚嫩略带成熟腔调)
赵本山说得对:“这个小匣(指骨灰盒)才是你最终的归宿。”(用东北口音读出来)
“你别(biè)整那没用的!”(同样,用东北口音)——范伟
∴(数学符号)“家庭个人板砖愤青谁火灭谁批斗大会”到此结束!
不用鼓掌!!!!!!!(我校某领导语)

后记:这样的意淫文章好像写了好几篇,刚开始给同学看是反映强烈。后来就“你怎么又写脏话呀!”索性写了一片没有脏话却依旧火药味十足的文章。是的,有点嫉妒文中提到的那些人(贾治国语:“瞧他那汽车、那房子、那身肥油,那应当都是我的!”)。谁让我只会写这种文革产物——愤青式的文章呢?积极向上的写不好,内涵也没有人家的深刻,被同学笑称形散神也散。散就散呗,你不散我散。说不上娱乐大众,咱还不能自娱自乐嘛?不用娱乐!!!!!(用字正腔圆外加义愤填膺的普通话读出来)最后对本文仅有的六位读者发自肺腑的道一声:哥哥你大胆地上课说话!啊啊!上课——说话!莫低呀头!!!!(用陕西汉子最高分贝怒吼的秦腔真心地、吓死人不偿命地气势喊出来)
一只小鸡爪子在读者正要合上本的时候突然悄无声息地盖在本上,读者有所觉悟地一抬头,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庞······

(全文完)


感谢阅读本次的客座博客文章。文中的注释均为作者乐佛本人添加。请您理智对待文中观点与您的见解之间的冲突。
感谢乐佛授权我们的博客刊载他的文章。
——Marc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