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2月25日星期日

客座博客文章:复仇

让我们热烈欢迎今天来到“萌萌 & Marcher 的 Blog”的客座博客,乐佛同学。在高中时,我们和他是同学,也是最好的朋友;今天这篇《复仇》选自他高中时的周记。虽然只是一篇“周记”,但内容相当精彩,老师评语道:
情节设置起伏波宕,同时氛围营造很恰适,很好地突出了细节的表现力。
今天放出的这篇《复仇》仅是乐佛精彩周记内容的一小篇文章,今后我们还会送出更加精彩、震撼人心的其它文章,希望大家能够继续给予关注。
下面就是这篇精彩的《复仇》:



他今天下午在 Dino 餐厅用餐,这是我最后的机会了。
西餐厅的光线有点暗,黑色的蜡烛闪着蓝色的幽光,有节奏地跳动着。餐厅里只有一个人,他桌前的鹅肝酱告诉我他的法式晚宴刚刚开始。这是一种侮辱,我的家族开的支队家族成员开放的餐厅里居然只坐着一个这样的外人。

我看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火红的头发如他的个性。我想他现在的心脏会因为激动而像餐厅里蜡烛的火苗一样无规则的、快速的跳动着。跳吧,尽情地跳吧,因为它马上就会停下来了,永远停下来。我们的对视是没有结果的,我先开了口:“你长得真像你父亲,但现在非常抱歉,这一切太突然了,我比你更适合带领这个组织。”

他先开的口,我们的对视是没有任何结果的。但我也不是哑巴,虽然我到这里的目的不是为了打嘴架。“你的歉意我不能接受,而且这个餐厅不会因为你取代了我父亲的位置而只对你开放。过去的一切并不突然,你是主谋。”他在听我说话的同时肆无忌惮地用餐刀把鹅肝酱涂在面包上,刀柄处的“Dino”被鹅肝酱盖住了一大半。我真的愤怒了。
“为什么不来点黑鱼子酱呢?”我把枪举了起来,黑洞洞的枪口指着他那张道貌岸然的丑脸。而蜡烛上的火焰也整齐地停止了无规则的跳动,就好像一群没有默契的三流舞蹈演员忽然变成了银行里面对持枪劫匪时的可怜家伙们。它们整齐地立在蜡烛上。

“你猜我在你那把枪的黑洞洞的枪口里看到了什么?是的,什么都没有,这正如你的命运一样。哦,太沉重了。知道我为什么不要鱼子酱吗?那是因为我讨厌腥味,那就好像你用手里的那把 SIG 在我的头上开个洞之后你所能闻到的一样。主菜没上之前,我们应该用头盘好好地刺激一下味蕾。”我居然一口气说了这么长的一段话,而且对着一个将死之人。连蜡烛上的火苗们也变成了耐心的听众。哦,年轻人,不要烦躁,马上就要结束了。

“去死吧!”
巨大的枪响声,它好像不应该属于年轻人手里的那把 SIG。

巨大的枪响声使我的眼前出现了一大片白光,而我的大脑也是一片空白。当这层过分耀眼的白光褪去之后,我却倒在了地上。右手的手臂上有一个巨大的血洞,枪也掉落在了不远处。他走向那把枪,并弯下了腰。我想抢回那把枪,可距离的疼痛令我连站起来的力气也没有。

枪响了,那个叫嚣的年轻人倒在了地上,枪被丢开了,却不很远。我把它捡了起来。宝贝儿,我要用你打死你的主人,不介意吧。
“对面楼上的狙击手是我的私人厨师,他做的头盘不错吧?而现在,将由我来为你端上主菜。”
年轻人的胸前开了两个洞,一如一周前他父亲的遭遇。它眼中的光在慢慢褪去。可就在这时,他回光反照似的露出了微笑。这是胜利者的笑容。为什么?

狙击手把右眼从瞄准镜里挪开,他不太确定眼前所看到的情景。他对着那个红头发的家伙的右臂开了一枪,这一枪震掉了那家伙手里的枪。然后老板慢悠悠地把它捡起来,用两发子弹结果了红头发的年轻人,可为什么现在餐厅里是一片蜡烛上火苗的颜色呢?

“你真的确定吗?”我看着眼前这个红头发的年轻人。他稍微点了一下头。

“如果成功的话,这颗炸弹会在你的心脏停止跳动时爆炸。”
“我需要的不是‘如果成功’,而是‘一定成功’,我的机会只有一次。”
“好吧,我会使它一定成功的,年轻人。”

我是一个复仇者,复仇者没有全身而退的希望。我也不需要全身而退,我只需要成功复仇。


文章结束。不知不久以后,“颓组织”这个单词会不会成为互联网的搜索热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