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20日星期二

大寒

小寒大寒又一年。今儿个大寒,把我热得够呛。

一如既往地,我步行去了奶奶家,带着计步器;说我不是个相信数字的人那纯粹扯淡,但我还没有达到吃个饭包个饺子煮个面条都心里有数儿的三叔那个程度(奶奶语)。
来回走了 8016 步,走到后背冒汗;不过虽热也不得大意,好歹今儿是个大寒,节气这东西不像天气预报,可疏忽不得。不少朋友都是在考试之后就病上一场;虽然这可以幽默地理解为迎接新年,但毕竟不是什么好事儿。祝你们早日康复。

回来的路走的是小学上学必经之路,横穿西海子公园;算算已经有一年多都没走过那条路了,还有我那母校的门口。今天前去拜访,驻留在门口片刻,看门前那崭新的牌匾、教学楼上那巨大的校训。
有个挺好玩的插曲。一次跟老爸去中医院,楼道里正好我的小学校长经过,我没有注意到,结果是校长叫出了我的名字,于是我才看到他,向他问好。当时很诧异校长居然记得我的名字。
小学里很敬佩我的丁老师、马老师,还有就是李主任;虽然现在学习不怎么样了,但当年多亏了他们的悉心教导。
好些年没回去看看了,心里很过意不去。尤其是慈爱的丁老师;不知道她还是否记得我。

昨晚泡在校内,翻看不少好友的日志,不管何时的内容。不少久远的琐事都安静地躲在那儿,静静地,不再为人所知。
在月那儿,我知道了常听的曲子的名字,正是现在 Blog 音乐推荐,Kiss the rain。我就是这样,管你怎么问,我说不出什么喜欢的乐手,我只是喜欢那些节奏。
对,还有岚那儿卡农的故事。
我喜欢 New Age 音乐,也喜欢钢琴和小提琴曲。还记得小学时一位音乐老师对我说,你的手适合弹钢琴。现在想想,学会弹钢琴真是一件美妙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