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24日星期六

出来冒个泡

为了考试我和MARCHER又好一段时间没见了,生日那天算来也没办法一起过了。这真算得上是一件很让我别扭的事情。想想若是考试没有通过真是挺对不起他的。因为MARCHER好长时间没来我们家了,我妈死心塌地的认为我们分手了,还死缠着我承认,郁闷啊……
BLOG上的更新基本都是MARCHER的努力,我净是灌水了!没有好好完成他交给我的任务,愧疚愧疚!(正所谓知道愧疚就是好孩子,大家还是原谅我吧)其实我也不是一直都没有写的,前阵子我写了篇关于长安乱的文章,还联系到了好多社会问题呢!充分运用到了我近来学的马克思哲学呀邓小平理论呀毛泽东思想呀!很大阵容的!不过由于网络连接问题,我还没来的及保存就蒸发了,本来我还想在结尾加点儿女情长的东西呢!可惜了可惜了!
今天早上吃得比较好,工作又不忙还忘了带考试的书,所以有很多的精神儿写东西。近来单位降工资降的厉害,还好跟我这个小临时工没什么牵扯,想到以后考试全通过了,也不会在此地久留心里就更舒坦了。不过这样的事情,算是单位里定级的大事了,就连平时嚼舌头的也不嚼了,开始嚼工资了。八卦新闻烟消云散,我耳根也清静了许多。真好呀!
突然又想起生日的事了(本人转变话题一般比较突然),真的是让我耿耿于怀!原因有三!1:大生日的我居然得去考试,也太会挑日子了!2:大生日的居然不能跟妈咪爹的MARCHER一起过,没天理!3:大十九岁生日的,人家阴历阳历都能赶一块过,我偏偏得等到76岁时才能赶上,就因为我农历生日是二月二十九……说什么也得活过七十六岁再死!
为了让我生日能过好,大家一起帮我祈祷考试顺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