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11日星期六

写点儿字

大多数话都零散地出现在了 Twitter 上,然后再有选择性地被 crontab 转发到新浪人人嘀咕开心豆瓣。我真是无耻,朋友都说,这么干有意思么?

今天终于把身边大家热议的 Inception 看完。很是震撼,其实我也对梦境有过怀疑。
就因为近来每个周末都排满日程,时常出门去玩,还被奶奶怀疑是去“跟对象见面”。

好吧,这段时间以来我的变化是大了些。大三大四这近两年时间,我都是一种极度抑郁的状态,时常是没事宅在家找了工作就早出晚归,不主动和任何人联系。
这一点,每月20来块钱的手机费可以作证。
但是现在被家里人问来问去,更是让我心烦。我不想谈任何个人问题。和谁都不想谈。

以后应该会更多地混在 Twitter 上,也许更久才更新一次 Blog,也许不会再上来说什么技术性问题。看目前的状态,颓组织如此,某些童鞋也是如此吧。
就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