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30日星期五

安慰别人

回家这一路上一直在听广播,除了该死的地铁和地下通道里没广播信号的地方。今天974一直在讨论安慰别人的话题,颇有心得。

在遭遇不快的人中又有很多不同的类型,如今天节目中二位主持人所说,有的人就需要你干干脆脆地骂上一个狗血喷头,对方自然大彻大悟;又有的人需要的却是耐心的对话,悉心的体贴;还有的人干脆需要的就是一份清净,比如俺,郁闷的时候谁招我谁就被我郁闷。

对于在中国四川地区发生的地震,很多获救的人都是在黑暗中独自承受了近百小时的黑暗与压抑,不少人获救出来之后都是迫不及待地想与旁人交谈,而前些天我看到的一则新闻更是说一位获救者与医务人员不间断聊天十余小时,就连不爱说话的医务人员都与获救者谈天说地。

我这个人语言木讷至极,以致没有多少朋友跟我说什么心里话或者需要我安慰,因为我给的安慰就是像死人一样静静坐在他们身边。

弄个专业心理领域的文章,《安慰别人的十种原则》。当然,尊重科学,也要因人而异。

-

话说今天又在校内看到了潞河的相册。很同意相册照片下面的附注,当初就是想在这所学校好好谈个恋爱,结果到毕业了也没有实现。结果呢,我从潞河毕业了,才开始谈恋爱了。优美的潞河校园没有被用来恋爱,实属人生一大憾事。

在这个节目里听到了一首歌,名字叫《Peter Pann》,选自彭佳慧1997年发行的专辑《看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