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8月12日星期六

含笑饮砒霜

失意的朋友问,什么是爱情?
爱情最想含笑饮砒霜.
不聪明的人,即使把她花在爱情上的时间统统用来努力,成就也许不过如此.但聪明的人如果肯将用在爱情上的痴心、专一、热情、努力和死而后已的精神用来奋斗,大抵可以考到一个博士学位、拿到几张文凭或是几个专业资格证,职位比现在高几级,薪水也要高好几倍.
令人奋发图强的动力是贫穷、遭人白眼以及失恋.
我们决心将所有心血放在爱一个人的时候,早知道要牺牲很多,却还深信牺牲才是爱情.我们眼看我们最憎恨的对手不断向上爬,而我们却愿意为爱情而让她前进,以为爱情是最伟大的.然而,当爱情消逝,那个可恶的对手已经抛离我们很远了.
我们并不渴望风平浪静的爱,那不像爱情.砒霜、鸦片这些东西糜烂而凄美,爱情跟他们沾上关系,益发迷人.因此,一段安稳的爱情不会比一段糜烂的爱情更叫人刻骨铭心.
砒霜是天下至毒,难能可贵的是饮的人却含笑.只有用情太痴的人,才会饮下情人所赠的砒霜.爱情本来就是用痛苦换取欢娱,不必埋怨,你不明白是你不够清醒.
选自张小娴《禁果之味》